来自 养生 2019-08-22 15:58 的文章

叙利亚乱局充斥火药味 反对派人士相继访俄罗斯

  综合本报驻外记者报道:据阿拉伯电视台9日报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当天承诺,将在全国推进改革,同时结束“武力现象”。同一天,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宣布,将采取严厉措施,对付任何承认所谓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国家。中东媒体评论说,巴沙尔的最新表态显然是受到越来越大国际压力的结果;而穆阿利姆的讲话,则是担心出现越来越多国家承认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那样的情形,从而使叙政府陷入被动。

  叙驻外使领馆遭冲击

  8日,伦敦、巴黎、柏林、维也纳和日内瓦等部分欧洲城市,发生了叙利亚反对派支持者冲击叙驻外使馆事件。在德国柏林,约30名抗议者当晚翻过叙利亚驻德国大使馆的大门,冲进使馆大楼毁坏了部分设施,并同叙利亚驻德国大使形成对峙。与此同时,部分人还冲进叙驻德国汉堡领事馆,砸碎窗户玻璃,并在窗外悬挂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标语。

  本报记者9日上午来到叙驻德使馆,发现这栋4层灰色小楼墙壁和窗户上还留有抗议者投掷的多处红漆,墙上还被涂上“解放叙利亚”字样的标语。一名德国中年妇女对记者说,发生这样的事是“耻辱”。两名澳大利亚女游客说,叙利亚国内的抗议行动已经持续了很多天,现在在海外也发生冲击事件,表明叙利亚政府的反对者越来越不耐烦了。

  对此,穆阿利姆要求欧洲国家遵照《日内瓦公约》的规定,负起保护叙外交官的责任,如果不能保护好叙外交官,叙利亚将采取“对等的措施”。

  不排除北约军事干预可能

  《今日埃及人报》时政部副主任塔里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挽回不久前在联合国安理会未能通过严厉谴责叙利亚决议草案而失去的面子,西方国家正在酝酿进一步加大对叙的制裁,北约甚至会考虑绕过联合国对叙利亚实施军事行动。

  此前,俄罗斯对西方提出的有关叙利亚的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梅德韦杰夫说,之所以否决该草案,是因为该草案可能让利比亚的情况在叙利亚重演。

  “中东在线”网站分析指出,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对西方决议草案的否决,已经阻止了“利比亚模式”被“复制”到叙利亚,然而“科索沃模式”仍是北约的潜在选项,对美国而言,还有它创造的“伊拉克模式”。只是美国被两场战争所困,又陷入经济危机,北约国家同样“差钱”,所以这才“心余力绌”,尚未做出最后的决定,但“这绝不等于就可以排除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可能性了”。

  巴沙尔日前强调,如果遭到北约或美国攻击,叙将用导弹“覆盖”以色列,中东将陷入“一片火海”。巴沙尔说,“如果大马士革遭遇疯狂的行动,叙利亚会在6小时内从戈兰高地向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发射大批导弹”。“在几个小时内,伊朗也将打击美国在海湾地区的战舰,美国和欧洲的利益也将同时被列为袭击目标”。对此,伊朗外长萨利希也曾表示,如果北约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将会陷入“泥潭”。

  仍然寄望对话和谈判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近日对媒体称,“(北约)没有任何(军事)意图”。美联社则称,考虑到叙利亚与利比亚的情形大不相同,军事打击的风险很大,西方大国目前多在作壁上观,并没有对叙利亚开战的意愿。

  分析认为,西方担心军事干预会触发叙利亚内战乃至中东地区发生大范围冲突,美国的盟友以色列和北约成员国土耳其难免遭受叙利亚的报复。即便推翻叙利亚现政府,由于没有一个明确的政治力量可以扶植,冲突后的管理也是让西方头痛的事情。

  据俄新社8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同俄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成员举行定期会晤时强调,俄罗斯不允许将联合国变成推翻各国现政权的工具,“联合国不是为此而成立的”。梅德韦杰夫说,俄罗斯反对向大马士革当局提出最后通牒的做法。

  另据俄新社9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波格丹诺夫表示,莫斯科可能成为叙利亚当局与反对派的谈判场地。据悉,首批叙利亚反对派人士将于10日抵达莫斯科。另一主要反对派代表团也将于10月下旬到访莫斯科。中东媒体认为,对俄罗斯这种“两头下注”做法,叙利亚十分恼火,但又无可奈何。

  叙利亚总统政治和新闻顾问卜赛伊娜·沙阿班强调指出,西方国家对叙利亚所进行的“破坏性”制裁实际上是对叙利亚人民的制裁。对叙利亚而言,只有对话和政治谈判,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而在实际层面,叙利亚已经启动了改革,并正在深入进行,巴沙尔两天前还签署总统令,定于12月举行地方选举,明年2月开始议会选举等。在这种情形下,一味制裁、威胁使用制裁或以武力相要挟等,只能适得其反。(人民日报驻外记者黄培昭、施晓慧、刘华新、管克江、孙天仁、郑红)